为黛茜小姐开车
超清
  • 1:39:00
  • 电影:为黛茜小姐开车1989
  • 别名:温馨接送情/Driving Miss Daisy/山水喜相逢
  • 1989-12-13
  • 评分: 8.5
    8.2
    豆瓣评分
    8.229509评价
    • 5 星
      28.7%
    • 4 星
      54.8%
    • 3 星
      15.7%
    • 2 星
      0.7%
    • 1 星
      0.1%
  • 主演:摩根·弗里曼/杰西卡·坦迪/丹·艾克罗伊德
  • 导演:布鲁斯·贝尔斯福德
  • 地区:美国
  • 类型:剧情/喜剧
  • 简介:《为戴茜小姐开车》的故事发生在美国东部佐治亚州的一个小镇上,跨时整整25年。   美国亚特兰大市。犹太富孀戴茜驾着自己的汽车外出,不料滑入沟中。戴茜埋怨汽车出了毛病,而儿子布利却道破了天机:母亲错把油门当作了刹车。是啊,戴茜小姐毕竟上了年纪。车子坏了,保险公司赔给戴茜一辆新车,但要求必须有人来为戴茜小姐开车。一天...简介:《为戴茜小姐开车》的故事发生在美国东部佐治亚州的一个小镇上,跨时整整25年。   美国亚特兰大市。犹太富孀戴茜驾着自己的汽车外出,不料滑入沟中。戴茜埋怨汽车出了毛病,而儿子布利却道破了天机:母亲错把油门当作了刹车。是啊,戴茜小姐毕竟上了年纪。车子坏了,保险公司赔给戴茜一辆新车,但要求必须有人来为戴茜小姐开车。一天,布利在所经营的棉纺公司大楼里遇见一位黑人老头,老头名叫霍克,此时正想找份工作,于是布利便雇佣他来为母亲开车。布利告诉霍克,老太太脾气不太好。霍克却不以为然,小时候在农场干活时,最烈性的马也被他治得服服贴贴。布利带着霍克来到母亲家,戴茜呆在楼上不愿理睬。布利问戴茜是不是嫌弃霍克是个黑人,戴茜说自己从来没有种族偏见,只是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要由别人来替她开车。   霍克来戴茜家好几天了,戴茜却像抗议似的一次也没出去过。霍克只能去找点事做做,可是,霍克做的事没有一件使戴茜满意的,尽管霍克做得并不坏。当然,戴茜也没法解雇霍克,因为霍克是儿子雇来的,工钱是由他付的。   一天,家里的咖啡和燕麦片吃完了,这下戴茜不得不去一次食品店了。不过,戴茜倒挺绝,她宁愿乘电车去,也不愿让霍克开车送她。霍克便把车开出来,跟在戴茜的旁边,戴茜就是不肯上去。霍克说她这样有钱,出门不坐汽车,别人是会笑话的。一听霍克说自己有钱,戴茜急了:“不许你说我有钱。”其实。戴茜确实很有钱。只是童年时家里很贫困,她是在贫民窟长大的,是姐姐节衣缩食才供她念完书并成为一名教师。后来,戴茜丈夫所经营的棉纺公司不断壮大,她才改变了境遇。但从小养成的习性却不是完全能抹去的。戴茜非常懂得该怎么过日子,所以当她听霍克说:“我不能拿了钱什么也不干”时,便犹豫了起来。既然儿子已经付了工钱,自己还要花一笔电车费,岂不太不合算了吗?这样,戴茜终于钻进了自己的汽车。 就这样,霍克开始了为戴茜小姐开车的生涯。然而戴茜总是免不了挑剔。一次,戴茜从礼拜堂里出来看见霍克把车停在礼拜堂门前便大为不悦,认为霍克让自己出了丑。原来,她不愿让朋友们说她在炫耀自己的财富。   清晨,布利和妻子正在吃早餐。戴茜打来电话,要布利到她家去一次。布利以为母亲出了什么事,连饭也没吃完就赶了过去。戴茜给布利看一只从垃圾箱里捡到的空罐头。今早她发现自己买的马哈鱼罐头少了一罐。她认定这是霍克偷的。布利见母亲为一只33美分的罐头就这样兴师动众,不由十分恼火。他抛给母亲十美元,这足以买一整箱罐头了。戴茜辩解,自己并不是计较钱,而是她做事向来就是一丝不苟的,因而不能容忍这种行为。这时,霍克来上班了。他一进门就告诉戴茜,昨晚戴茜不在家时,他吃了一只马哈鱼罐头。刚才在路上,他特地买了一只还给戴茜。戴茜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。   光阴似箭,一年年过去了,戴茜与霍克的关系已有了很大的改善。一天,戴茜去墓地为丈夫扫墓。她让霍克代她把一束鲜花放到一位朋友的墓前。霍克捧着花,却迟迟不动。戴茜这才知道,霍克原来不识字。这触发了戴茜的教师天性,既然她曾经教会过最笨的学生,那她就一定能教会这位能干的老霍克。果然,霍克的接受能力很强,一经戴茜的点拨,他便找到了那块墓碑。   圣诞节到了。霍克驱车送戴茜去布利家过节。在布利家的门口,戴茜送给霍克一个纸包。霍克打开一看,立即就读出了上面的一行字:“怎样写钢笔字。”霍克的进步确实不小。戴茜鼓励霍克用这本字帖练好字,但她否认这是圣诞节的礼物,只说是碰巧发现的。她关照霍克不要把此事告诉布利夫妇,因为他们犹太人是不送圣诞礼物的。   转眼之间,戴茜在远方的哥哥华特要过90岁生日了。布利要陪妻子去度假,不能陪母亲去了。戴茜免不了嘀咕几句,但是有霍克一路上照顾她,她还是安心的。不过,她还是坚持要自己来看地图为霍克引路。结果搞错了方向,等到霍克再调转车头时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戴茜急于要在晚饭前赶到哥哥家,连霍克想停车去方便一下,戴茜也不答应。霍克再也忍不住了,他对戴茜说道:“我都快72岁了,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。”戴茜也觉得理亏,便不再说什么。   戴茜的老女仆阿黛拉去世了。晚上,屋外风雪大作,偏偏电线又被刮断了。戴茜只得点上一支蜡烛。形影相吊中,老人不由得生出几分感伤。突然门被人打开了,霍克来了。霍克为戴茜小姐买来了咖啡,这样明天早晨戴茜就能喝上热咖啡了。戴茜让霍克这两天没事就过来陪陪她,还说如果霍克想吃东西就到冰箱里随便拿,反正放久了不吃也要坏。这时,布利打来电话向母亲解释,积雪把路封住了,等到通车了就过来看她。戴茜并不在乎,因为霍克把一切都想得很周到。布利颇感惊讶,他还是第一次听母亲说霍克可爱。戴茜在电话中纠正道:她没有说霍克可爱,而是说他很周到。不管怎样,戴茜确确实实是说了霍克好话。   戴茜已经八十多岁了,行动已不大方便。一天,布利告诉她他已收到午餐会的请柬,著名的黑人查看详情